37、《我的菩提路(第五輯)》摘錄


我的菩提路(第五輯)

【作者】林慈慧等合著
【出版日期】西元2019年7月31日
【書號】978-986-97233-9-8
【開本】32開
【定價】NT$300


書籍簡介

書中詳敘學佛一路之辛苦萬端,直至得遇正法之后如何修行終能實證,現觀真如而入勝義菩薩僧數。本輯亦錄入一位明心后又再眼見佛性的實證者,文中詳述見性之過程,并說明見性后的情況。古來能得明心又得見性之祖師極寡,禪師們所謂見性者往往屬于明心時觀見第八識如來藏具備能使人成佛之自性,即名見性,例如六祖等人,但非《大般涅槃經》中所說之“眼見佛性”之實證。今本書提供如是證量之見性報告一篇,以饗讀者。


平實導師 序文

禪宗真旨即是實證第八識如來藏,于無生法忍中名為真見道,現前看見如來藏阿賴耶識之真如性。謂如來藏真實存在而可體驗故真,亦謂如來藏性如金剛而不可壞,永無一法可用來壞之,由如是二性故名為真。又現見如來藏處于身中,于一切境界如如不動;比量觀之,則有情來世下墮三惡道或生欲界天中享受福樂之時,亦定如如不動,于有情五陰身之受苦受樂悉皆不動其心,無始以來乃至未來無盡劫后悉皆如是,故名為如。合是真實與如如之性,故名真如;能如是觀者,即名證真如者。除此以外,悉屬生滅有為之法,別無真實而如如之性可得。

證真如者名為真見道位菩薩,面對二乘菩提及諸外道凡夫,此菩薩雖名圣者,然于大乘佛菩提道內明修習過程中仍未得入圣位,階在三賢,故名外圣內凡之菩薩。謂菩薩真見道后,依無生法忍,仍有相見道位的非安立諦三品心必須修學,始能完成第一大阿僧祇劫進程,將滿第十回向位;進而修學大乘四圣諦之安立諦十六品心、九品心,如是加行完成時成慧解脫阿羅漢,勇發十無盡愿而得清凈其心,然后起惑潤生方得入地,無生法忍中名為見道之通達位。此謂入地前之三賢位中,必須有三種現觀:第十住位滿心時眼見佛性所得之如幻觀、第十行位現觀七轉識妄心猶如遠處熱沙地上熱焰如水晃動之陽焰觀、第十回向位常于定中、夢中親見往世多劫之造業修福行道往事而得之如夢觀。必須得此三觀之時始能決定已滿第十回向位證德,然后再次加行修證安立諦十六品心、九品心后,始有資格入地;違此,俱屬大妄語業,未來世極不可愛異熟苦果不能免之,一切有學于此必須知之。吾接引眾生學佛以來二十余年,常有學人在平實慈悲助悟之下得明心已,不思己身福德之未足、慧力之欠缺,而起大慢心,自謂已得究竟,別立僧團成就破和合僧重業已,而猶勸之不醒,地獄業種已經種下,報在來世,誠可哀憫,以故心中沉痛不得不言,實為憾事。

復次,眼見佛性亦屬真見道,是于山河大地上眼見自己之佛性,遍一切虛空皆無不見;于他人、動物之身上亦得見自己之佛性,亦可于他人、動物身上親見對方之佛性。而佛性與如來藏非一非異,不可言宣,縱為明心已悟之人說之,對方聞已都謂見性之人所說無誤,但對方所了解之佛性畢竟不是見性之人所見之佛性。見性者知其聞言之后所知佛性并非自己所見境界,雖然極力形容而亦不免令其誤會,誠難言宣,故說唯證乃知。眼見佛性之人,依于所見佛性之真實性,于山河大地上眼見佛性之際,所見之山河大地與眾生之五陰即是虛幻,非因明心及斷身見之智慧而知其虛幻;乃是眼見之際即已虛幻,如是成就如幻觀,位在第十住,是諸多十住菩薩同有之現觀。

至于地上菩薩眼見佛性者,除有十住菩薩之現觀以外,其佛性境界能與眾生心相應,當菩薩所面對之眾生專注一心時;是故地上菩薩能感知眾生往世與己是否有緣,是善緣或惡緣,大多能知;具有如是直接感應之功德者,方能謂已入地菩薩。至于諸佛眼見佛性者,具有成所作智,八識心王一一心、一一心所法,皆能與五別境心所法相應而能獨立運作,亦皆與善十一等心所法相應,一切等覺位最后心之妙覺菩薩所不能知,成就如是功德者方得自謂成佛。然而如是不可思議境界,妙覺菩薩尚不能知;如是正理極深極廣,末法時代一切表相大師所不曾聞,何況能知。以不知故,而有諸方假名大師、附佛外道宣稱成佛,無間地獄乃至阿鼻地獄惡業肇始,竟然悉無所知,亦可哀哉。今說于此,盼諸讀者有緣知已,得能轉知一切大妄語者,以及其他被誤導而誤犯大妄語業者,普能速至佛像之前對眾公開懺悔滅罪、求見好相,來世庶能住在人間繼續行道,是所至盼。

至于證道之人,不論大乘、二乘中之弘法師,確實證悟而且依經據論檢查無誤已,若當代無人誤導眾生同犯大妄語業時,只需弘揚正法即可,不必破邪顯正;但若見有當代名師正在大妄語業中,也同時誤導座下弟子同犯大妄語業時,則不應獨善其身,為救被誤導之佛弟子及誤犯大妄語業之名師,應將彼等錯悟名師所說錯誤法義加以辨正,由此破邪之作為即可顯示正法異于邪法之所在,可免被誤導之眾生繼續墮于大妄語業及破法共業中,亦救彼諸名師舍壽前對眾懺滅大妄語罪,初不顧慮己身是否將因此廣受諸方謾罵等人身攻擊,方屬深生悲憫之大悲心菩薩。茲因本書即將發行之際,有本會資深會員林慈慧老師已得眼見佛性;又監于初悟淺悟之人得我恩已,忘恩而造破和合僧大惡業,故造此序以表見性之異于明心及莫忘恩,冀其自思滅罪,來世庶保人身;如是至誠之語述已,即以為序。

佛子 平實 敬序
二○一九年夏分 序于松柏山居


內容試閱

見 道 報 告

一心頂禮本師 釋迦牟尼佛
一心頂禮西方極樂世界 阿彌陀佛
一心頂禮大慈大悲 觀世音菩薩
一心頂禮敬愛的導師 平實菩薩摩訶薩

弟子 呂艾倫
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記得我三歲的時候,把阿嬤藏在書桌里的一大把千元大鈔從窗戶往樓下灑,引來路邊許多民眾大家爭先恐后的在地上搶錢,害得阿嬤損失慘重;當時被大人痛罵了一頓,不過總覺得自己沒有作錯什么,好像從小就喜歡和別人分享自己的東西。

由于家父是外交部駐外人員,我四歲便離開臺灣,跟隨父母搬到法國住。剛上法國幼稚園時,完全聽不懂老師和同學講的話,唯一會講的法語是跟老師說要上廁所。當時其他的小朋友都會欺負黑頭發的亞洲人,我為了要讓他們看得起我,所以非常的用功,上課每次老師問問題時都舉手搶答。到了小學二年級時,老師說我三年級不必念了,可直接跳級到四年級。沒想到升四年級時,家父被派到荷蘭工作,幸好當地有法國學校,我的課業也可以銜接得上。

升國中時家父被調派回臺灣,我被送到新竹科學園區里的中、美雙語學校;在那里除了中文以外,念的全是美國教科書,同學們也都是美國人或從小在美國生長的華人,英文是他們的母語。我剛開始上英文課時都聽不太懂,也無法和其他人打成一片,不過由于我很認真,一個月后英文成績便成為班上第一名。在雙語學校度過了快樂的四年光陰,英文的說、寫能力打下良好的基礎,使得中文、英文、法文都像是我的母語一樣。

升高二時,家父再度被派遣到法國,這次我念的是巴黎的英、法雙語學校,上課時都非常用功,過得很充實快樂。我十七歲高中畢業后,念了一年的大學預備班后考上了法國的一所高等商務學院研究所,暑假和課余時間還學了西班牙文和義大利文。二十一歲金融系畢業取得碩士學位,隨后決定回臺灣工作。

我的童年和青少年就在不斷地適應不同文化和教育制度當中度過;回想起來真的很辛苦,不過那段經歷也使我日后能自然的與來自不同國家的人溝通相處、打成一片。我發愿要將世間法所學的知識和能力運用在護持正法上,這樣之前的辛苦和努力才有意義。

回臺灣之后,我進入金融業,目前在一家美商投資銀行的股票交易部門上班。工作的環境注重多元化,平常跟國外的同事和客戶有很多的互動;他們的十善業都修得不錯,可是大部分的人卻為了追求五欲而同時不斷的起煩惱、造惡業;而這些享受又是短暫、無常的,為此造惡業真的很不值得。在這個行業里,人事變化無常,有些人叱吒風云,很年輕就當上主管,不過好像福報享盡后又很快的被換掉;由于觀察到世間人、事、物變化無常,我感受到修行的重要性。

因為家父認識佛光山的師父,所以我回臺灣工作期間便成為佛光山的義工。在他們的世界會員大會里,我曾負責會議的英文直譯工作,也參與了許多佛光青年的活動,不過這些對我除性障以及法義上的進步絲毫沒有幫助。花了很多時間在道場作義工,可是好像都是世間法上的攀緣。記得有一位佛光山的師父曾經告訴我“禪”的定義,“所謂禪,就是保持一顆歡喜心、善良的心、正面的心。”如今只希望佛光山的師父們和正法的因緣早日成熟,未來也有機會來正覺講堂學習正確的佛法知見。

二○○七年Lily阿姨(趙玲子老師)打了好幾通電話給家母,鼓勵我和家母到正覺來上課。因為她既熱心又堅持,我們不好意思拒絕她的好意,于是我報名了當年十月開課的禪凈班,親教師是余正偉老師。余老師上課生動有趣,上了第一堂課,我就知道學習正法是我真正要走的路。

余老師上課時提醒我們 平實導師說過的話:“一個人心量到哪里,福德就到那里;福德到哪里,修行就到那里。”這句話對我影響很大。另外,余老師曾說過,我們會知道要守戒律,是因為我們過去無量世都受過教訓了,老師也很清楚的告訴我們受菩薩戒的重要。有時公司里的同事們會好奇的詢問我來正覺是在學什么,我會簡單的介紹給他們。希望透過我來正覺后,身、口、意行的改變可以讓他人對佛法有正面的印象,有朝一日他們也可以吃素、修學正法。

工作之余我會參加英譯組的工作,我發愿今生要努力將 平實導師的書翻譯成英文,讓西方人也有機會接觸正法。另外,我們一定要讓全世界知道,修雙身法的“藏傳佛教”并非真正的佛教,我們要阻止他們繼續誤導眾生、殘害眾生。翻譯時我抱持著很嚴謹的態度,對自己要求很高;由于我們要攝受很多的西方讀者,因此一定要呈現最好的翻譯品質。

記得 平實導師曾說過,“吃虧就是占便宜”,今生不計一切的為正法付出,來世會有很大的善果。我能夠體會這句話的意思,因為在日常生活里也可以觀察得到,很會盤算、自私自利的人,往往事與愿違,也很容易造惡業;相較之下,忠厚善良、樂于布施、不計較的人,表面上看起來不會為自己打算,實際上是最聰明的,因為他們常會遇到貴人,客戶很喜歡他們,好像作什么事都很順利,我身邊就有這樣的同事。

二○一○年二月受菩薩戒當天,導師提醒大家要“不舍眾生”。從 導師口中聽到這四個字,我熱淚奪眶,感覺很熟悉、很相應。受了菩薩戒之后,我天天努力的除性障,常常觀照自己的身、口、意行,也養成常常在佛前懺悔的習慣。

二○一○年四月禪凈班畢業后,我被錄取參加禪三,欣喜萬分,對 佛、菩薩和 導師充滿了無限的感激。我知道這個機會很難得,一定要好好把握。禪三第一天起三法會請師的時候,我胡跪在小參室里,第一次近距離的仰望 導師,心里感到很歡喜;導師好親切、好有攝受力。雖知道禪三期間要攝心、不要攀緣,可是我每次遇到 導師都忍不住的一直對 導師微笑;導師還知道我的英文名字叫“Ellen”,又注意到我的膝蓋有受傷,讓我心里高興的不得了。禪三期間,我親眼目睹了 導師愛護每一位弟子的大悲心,就像父母愛護自己的孩子,用種種善巧方便來幫助每一位弟子成長,真是令我太感動了!

由于我準備不足,并沒有通過監香老師的考驗;但是 導師說只要有菩薩種性,以后一定還有機會再來參加禪三,所以離開時我心里充滿著歡喜與感激,并發愿下一次再來。

禪三結束之后,我感覺到自己的轉變。以前喜歡的社交活動與時尚派對,現在覺得是在浪費生命,應該把握時間努力護持正法、培植福德才對。我人生的目標有了大改變:每天去上班是為了和眾生結善緣,以及儲蓄更多資糧來護持正法。我感覺到之前浪費太多時間在世間法上攀緣!因為佛教的正法日漸衰微,正法的命脈猶若懸絲,而我們很幸運能夠值遇到大菩薩 平實導師出世弘法,因此一定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來努力護持正法、行菩薩道。

我進階班的親教師是陸正元老師。陸老師對學生非常的慈悲,又很平易近人,所以我很喜歡跟老師小參,每次小參對我都很有幫助。陸老師上課很精采,使得我的知見快速增長,每個星期五我都很期待去上老師的課。我發愿將來要用悲心來度化眾生、永不舍眾生。

除了努力除性障外,我平時也會憶佛練定力、抽空拜讀 導師的書增加知見。在日常生活當中,我的同修善思師兄的菩薩種性、護持正法的決心也是我學習的典范。記得一年前某一個炎熱的下午,我偶然在捷運站撞見他正在努力的發正覺口袋書;當天是個周末,他不但沒有出去玩,還賣力的在發書,我心里深受感動,也決定加入推廣組發書。可能是我們過去世有很深的因緣,他的提醒對我都很有幫助,比如說福德要不斷的累積,這樣才有足夠的資糧護持正法;還有平時不要亂花錢,要存錢來護持正法,這樣來世的果報更大。此外,之前我以為遇到什么不順心的事都要安忍,認為這樣才能修安忍度;后來善思也提供了一些建議,告訴我有時也要用智慧來處理,因為一味的安忍卻讓眾生不停的造惡業,對眾生不見得有利。

二○一○年九月底,我們在世貿素食展推廣 導師的書,真是難得的經驗。那天有很多人來參觀素食展,并且經過我們正智出版社的書攤。因為來往的民眾很多,有各式各樣的人,也讓我可以學習如何去觀察眾生不同的習性,然后用不同的善巧方便跟他們介紹 導師的書。當天買書以及詢問上課訊息的民眾很多,令人高興。

二○一○年十月五日我收到禪三通知,心中充滿了感激與歡喜。禪三第一天的拜愿法會里,我抬頭時剛好看到 導師慈悲的臉龐,想到 導師不舍眾生的大悲心,我竟泣不成聲。難得有機會能和 導師相處四天三夜,我們真的非常的幸福。導師開示時說,本梯次有將近一半的同修是第一次來參加禪三,因此 導師鼓勵大家,能不能破參是急不得的,要隨順因緣,水到渠成。晚上是 導師普說的時間,也是我最喜歡的部分;我很仔細的聆聽 導師開示的每一句話,努力的記住它們,把握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導師講的每一則公案我都聽得懂,心里非常的歡喜,迫不及待的等待第二天的到來,能和 導師小參。

第二天我進去小參室,導師很親切慈悲的說:“Ellen,看看這一次你能不能過關。”我首先感謝 導師讓我再度來參加禪三,并哽咽的向 導師承諾我會努力護持正法,以報師恩。隨后我向 導師報告如來藏是什么,導師說我的答案正確;考了我幾個題目之后,導師說我的答案正確,還說我的慧力不錯。最后再考了我兩題,并叫我回座位思惟一番。

禪三期間,我一直低著頭攝心,常常到 佛前發愿懺悔,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保持柔軟心、謙虛的心。我請求 佛、菩薩加持我能順利的破參,我發愿要努力的將 導師的書翻譯成英文,希望將來可以攝受東、西方人;或許有一天 導師能到美國演講,我會努力提升自己的修行程度,希望我有機會當 導師的隨行護法傳譯!這是我最大的心愿。我還發愿,破參后會努力的除習氣,會很愛護每一位眾生。

到了第四天早上,我通過監香老師那一關,終于又能在小參室見到 導師了。導師考了我幾個問題后,又出了筆試的題目。寫完第一題后,我發現答案是用口頭向 導師報告的;于是回座位寫第二題時,因為迫不急待的想要過關,中文字寫得很潦草,還有一部分答案干脆用英文回答比較快;沒想到進了小參室,導師竟然拿我寫的答案過去看,我趕緊的向 導師解釋,我是在國外長大的,導師說:“我當然知道你在國外長大的,不然你怎么會叫作Ellen!”導師真的很親切,感覺我跟 導師的因緣很深,好像已經跟著 導師修學佛法很多世了,真是幸運極了!

導師曾說過,破參是為了救度眾生,這樣破參才有意義;因此破參之后我感覺時間都不夠用,護持正法都來不及了,沒時間和朋友交際應酬。

敬愛的 導師,我發愿把握今生和未來世的每一生,盡我所能護持正法,廣度眾生,以報 佛恩、導師恩和父母恩!


回首頁·目錄頁· 上一頁·
两元彩票网七星彩走势图